凯发娱乐_凯发K8娱乐

欢迎访问共和国知青网  共和国知青网论坛http://gongheguozhiqing.haotui.com
知青文学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青文学 > 散文

水中三日一

2018-11-19

  1995年浑河一场大水,淹没了百里油区,我厂有三名职工为了保护井场设施不受损失,坚守在龙一转高架油罐上三天三夜,谱写了一曲石油工人不畏艰险、勇于拼搏、无私奉献的英雄的赞歌。下面就是这三名职工之一现采油二井区网名背带所写的回忆文章,讲述这三天时间里所发生的故事,情节曲折、动人,读起来回味无穷。

  (一)接到通知

  记得1995 年浑河发大水,我当时正在浑河岸边的龙一转油站上,任采油队长的我自然应该坚守岗位。前几天浑河的洪峰就已经达到5000方/秒,这已是浑河历史上几十年未遇的大洪水了,上级用对讲机向我们传达讯息:还有一个大洪峰中午12点要通过浑河大桥,流量是8000方/秒。我们的龙一转油站距离浑河大桥只有200米,离洪峰到来还有2个小时,我下意识的想到快要决口了,就马上通知到我管辖的每个采油站,剩下来的时间亟待做的就是赶紧关井、扫线,带好各种资料组织人员撤离。

  按照计划,我们只留下了3个人看守,防止设备被盗或者冲跑,3人包括我、刘中国和段朝华,虽然大家都积极申请留下,但是我们备用物资不多,少留下一个人就能多坚持几天。我们事先准备了两箱方便面,两箱矿泉水,还有从老百姓地里捡来的黄瓜、西红柿。这时候的老百姓可真热情大方,“这地里有的你随便拿”,说完了老百姓都跑到大坝上去了,全村空无一人。

  浑河里的水位已经达到最高点,再涨大坝就拦不住了。我安排段朝华往高架罐上搬东西,同时安排刘中国在两个高架罐的过道上用塑料布搭个小窝棚,这个小过道宽有0.6米长有4米,我把救生衣拿到窝棚里做枕头,又把救生圈挂在了大罐上,把橡皮舟充足了气栓在了大罐的梯子旁边,等一切准备就绪了我就到大桥上去看水位。

  (二)打捞竟遇女尸体

  这时候我们站里的水井开始向外溢水,越流越大足有一米高,这时候听说浑河里的水位已经接近桥面了,有好多老百姓都在大桥上打捞东西,有的在打捞木头、有的在打捞大桶、还有的在打捞液化气罐,听说已经捞上来7个液化气罐了。当我过去的时候,正赶上几个老百姓手持长木杆在等着上游漂下来的东西,跳脚翘望,来了…来了…大家都看到了一个小黑点越来越大,有两个贪心的家伙正手持木杆插到了水里,占好了有利地形等着,不一会的工夫就到了眼前,原来是头死猪,嗨…..真倒霉!我听在场的老百姓说:像这样的死猪、死牛已经漂过去几十头了。又来了…又来了…大家又看到了一个圆木又粗又长越来越近,“这是我的!”、“是我的!”很多手持木杆的人在叫,又来了两个贪心的家伙手持木杆插到了水里,这个圆木可真大,由于水流速度快圆木又重,差一点把他们俩撅到了水里,等他俩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撅出了水面,哇……快放…他们两人来不急抽出木杆,连同木杆一同抛进了水中冲向了下游,原来在大圆木上还抱着一个女尸,好险哪。原来这个女人不通水性只知道抱着木头,圆木头把她转到了水下也不知松手,结果被淹死。那俩个老百姓吓的够呛,转身就走,东西也不捞了。

  (三) 决堤洪水冲倒抽油机

  由于要发洪水了,电网已经全部停用,对讲机也无法充电了,只能采用定点通话的方法来维持通讯。我们在对讲机里听说洪峰在通过黄腊坨大桥时受阻,准备炸掉大桥。后来又听说在炸黄腊坨大桥的引桥时,由于引桥没有炸开,最后采用抓沟机抓开一个大口子水才顺利通过。前来接我们的值班车司机老杨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地问:“你们到底走不走哇!”我说:“我们已经做好了留守的准备,我们不走了你逃命去吧!”老杨听说我们不走了,就象得了特赦令一样,用最快的速度跑进驾驶室,风驰电掣般的把小解放开跑了。后来听说当车开到老观坨时水就已经有半米深了,再晚几分钟车就开不出来了。

  时间接近下午2点,我们接到上级的通知:浑河大堤在妈妈街村龙38-258井附近开了一个200米长的大口子,浑河里的水位在下降,洪水已经向我们这边流过来,要注意观察。我们在大罐上虽然位置高,但是看不到妈妈街那边的情况,用望远镜也看不到,我们担心龙38-258井的情况,洪水马上就到,我们也不敢前去看。就这样等着,不到半个小时,眼看着大水漫过公路,转眼间水就到脚下了,一会的工夫就覆盖了整个大地。洪水在飞速的上涨,我们三个人没有一个害怕的,为什么?因为我们在高架罐上,这罐顶比大坝还要高有6米多,就是大水真的把罐冲倒了我们还有橡皮舟呢,所以我们心里有底。

  接近下午5点水不再涨了,我们开始乘坐橡皮舟测量水位,我们上哪里去找这么长的竹竿呢?连个石头都找不到,后来我们找到了一个螺丝,用绳栓上量了一下,水深4.3米。哇…这么深,难怪我们的值班室、计量间都没有影了,就连分离器上的安全阀都叫水给淹没了,全站能看到的只有我们这两台高架罐和三台水套炉的大烟囱了,其余的什么都看不到了。我们把这样的情况向上级汇报完了以后,领导说:龙38-258的情况怎么样,知道不?我们说不清楚,我们把想去龙38-258井的想法向领导说了,领导经过再三思考还是同意了我们的建议,并嘱咐我们注意安全,能去则去,不好走就回来,不要冒险,安全第一。

  我们得到了指令以后,三个人都想去看看,原来我想留一个人看家,后来我想这大罐已经变孤岛了周围全是水,谁还有心思到我们这来“串门”呀?都去吧,我们穿戴好救生衣、带上救生圈、带上消防钩以及照相机、望远镜等物品就出发了,我们划着橡皮舟向龙38-258井划去,这口井是我们所管的一口偏远井,离我们这有3公里远,中间还要经过一个村庄,我们也不知道划了多长时间,来到了龙38-258抽油机井旁。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抽油机,连井口也没有了,眼前看到的只有距离我们一百米开外长长的大堤决口,在决口处堤里堤外的水已经平衡不再流了。决口处距离龙38-258井只有一百多米,我们断定抽油机是被决口处的水流冲倒了或冲跑了。我们就用消防钩在水里摸,终于摸到了抽油机的横梁,原来这抽油机只是倒了并没有被冲走。我们顺藤摸瓜又找到了井口,发现这口井上的光杆已经弯曲了九十度。由于这口井的情况已经摸清了,就这样我们胜利的完成了任务返回了孤岛。

  (四)水中关闸门遭遇大蛇

龙25-G17井是一口稠油进地面罐的抽油机井,由于地处河套以内,而且这口井产量还有自溢能力,为了增加产量在头天关井拆卸电机的时候就没有把这口井的生产闸门关上,现在看来我们把水情估计低了。目前看,罐已经安装了地锚不会冲走的,但是这罐里还有半罐油,这么大的水很有可能要把大罐淹没了,到那时候油就会漂满河面污染河道。我们应该马上进入河道内,关闭龙25-G17井的生产闸门刻不容缓。可是上级有明确指示:“汛期任何船只不准进入河道”我们想,又不进入主河道,何况我们还是去办正事,领导知道了也不要紧。

  经过做了详细的准备以后,我们首先乘坐橡皮舟来到了大堤,这大堤上的老百姓可真多,有的在搭小窝棚、有的在烧水煮饭,还有很多老百姓来问我们干什么去,我们顾不上这些了,把橡皮舟拖过了大堤又重新上了船划向了龙25-G17井。这口井距离大堤有200多米远,距离主河道有40米的距离,这儿水的流速是非常快的,我们只能在上游斜着往这口井划,可是水的流速也太快了,我们不得不采用消防钩搭住电话线水平的向这口井接近,经过我们的一番努力终于来到了龙25-G17井。

  映入我们眼帘的首先是由抽油机拦住的一大堆柴草,都快把抽油机埋上了,抽油机的减速箱基本上都浸在水中,还有就是抽油机上的小生灵,什么小动物都有密密麻麻的,就连抽油机是什么颜色的都看不见了,这些小生灵把我们的抽油机当作“航空母舰”了,借它们小憩一下,相信它们也不会把它开走,我们不忍心去打扰它们还是忙我们的正经事吧。

  龙25-G17井的大罐一头漂在水上,一头沉在水下,这时的罐口还差几公分就要进水了,我们赶紧分工抢关闸门,由刘中国负责下水关闸门、由段朝华负责把住光杆给船定位、我负责全面指挥。平时不喝酒的刘中国这时也喝了几口老龙口热热身,我们用绳子系在了刘中国的腰上,另一头栓在了光杆上,我们怕他一离开了橡皮舟别让水流给冲走了。一切准备完毕了,我刚说下水两字,话音刚落,只听到“轰隆”一声,我们三人一抬头只看见一条黑黑的油拄冲天而起,完了油罐沉了,我们还暗自庆幸没有落在我们这边,要不我们都得变成黑人。在油罐沉没的地方黑黑的原油从水里冒了出来,瞬时间就被水流给冲走了。奔着小树林方向流去,(事后我还去过小树林,那树干上的一圈原油就是龙25-G17井的油,也记载了当时的水位),当油罐里的原油全部漂上来以后,我们发现不时还有原油和气泡冒出来,这就是生产闸门没有关的原因。刘中国再次准备下水关闸门,由于水流太急不能扎猛子,只能抓住采油树慢慢的下,关闸门还只能用一只手,另一只手得抓住采油树,由于手轮很紧必须采用管钳来关,关两圈就得上来换一口气,这水很混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用手来摸,人在水中悬浮有劲使不上,当刘中国第四次上来换气的时候发现上游漂过来一条大蛇,足有两米长,头伸出水面有半米高,刘中国当时真有点吓坏了,“蛇!蛇!蛇!”声音都变调了,这时我们才发现距离我们不到10米的地方有一条大蛇正向我们这条船游来,我来不急多想抄起铝制的船浆站到了船头,并告诉刘中国别怕、别怕,由我来。这条蛇昂着头游速加水的流速很快就来到了船头,我本不想把它打死,就用船浆一挑就把这条大蛇挑起来甩向了下游。可是这条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又调转了头再次向这条橡皮舟逆流游过来,刘中国再次大声喊叫起来,我又快速的跑到了船尾举起了铝制的船浆把它高高的举起,等待这条蛇的到来。浑河的河水飞快的向下游倾泻,这回它游的可没有那么快了,不过这条蛇可真狡猾,它斜着游向了我们这条船的下游,那是个长长的三角形滞流区,然后它再向我们这条船游过来,这回它的速度就比以前快多了,我只听见刘中国在喊“打…打…打呀!”当大蛇距离我还有一米多的时候,我的船浆就以飞快的速度砍了下去,只听到啪的一声砍在了蛇的脊背上,水花四浅,蛇没有啦,叫我砍到水底去了,一会的工夫它就冒了出来身上起了个大包还能游动,我在想,这它要是上来还能有我们好,我再次举起了船浆雨点般的砍了过去。过了一会我不打了,它也慢慢的漂上来了。我再一看这蛇混身上下都是包不能动了我才放心。它在三角区打了几个转以后就被水流冲走了。十来年过去了我始终没有忘了在洪水中想搭乘我们船的那条大蛇,我本不想伤害它可是没办法呀!

  关闸门的任务终于完成了,可那条大蛇给我们的印象是永远也忘不掉的,在回来的路上我们还心有余悸呢。

  (五)大罐上的生活

  我们在大罐上已经是第三天了,生活是很单调的,原来是绿油油的庄稼,现在是水茫茫的一片,没有一点声音。偶尔能听到的就是在不远处有老百姓房屋倒塌的声音。这声音不大,很沉闷,我们向声音望去,只见到一股灰尘起来就知道又倒了一所房子。我们闲的无聊就开始边听边数到底倒了几所房子。大约倒了有二十几所房子吧!老百姓都在大堤上观望,看倒的是不是自己家的房子。

  这几天大家都累的不愿意起来,太阳都老高了才不得不起来。就这样觉还是不够睡,这是为什么?你可不知道我们这儿的小动物也太多了,不光是天上飞的蚊子,还有各种各样的小虫子都到这儿来安家来了,满罐上都是,赶也赶不走,你赶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有的小虫子还咬人呢?这一宿呀你就打吧,拍拍这儿、拍拍那儿,就是不让你睡,等要天亮了才消停些。我们穿的衣服并不多,每天早晨都叫露水打透了。每天早晨大家都冷的哆哆嗦嗦,活动活动才好一些。我们还不敢抽烟,因为我们是在油罐的罐口旁边,原油挥发的气味还非常大,没有办法我们就找来一块塑料布把罐口蒙上。

  我们吃的每天都是方便面,以前我觉得这方便面挺好吃的,现在看起来就不那么招人喜欢了。我们咬一口方便面满嘴就象跑砂子一样,干巴巴的再用矿泉水送下去,这几天大家都说胃有点痛,真希望有点热水泡一泡再吃。可是热水对我们来说那是一种奢望。我们几个人由于怕胃痛,每人一天只吃两袋方便面,这还是在我的督促下吃的。我们闲得无事就开始吃黄瓜、西红柿。我抽空还为他们吹一段口琴给他们解解闷,我还抽空给他们拍了几张在大罐上的照片,有一张刘中国在小窝棚里吃黄瓜还在茨采的图片展览中获了奖。

  为了能搞到热水我们三个人开个会,我们打算划船到大堤上去找老百姓要点热水,小段说:“人家也不能给呀,现在大堤上的老百姓粮食不能缺,都抢救出来了,可柴火就紧张了,谁也不能把柴火搬到大堤上去呀,”刘中国说:“不给我们就换,”我说:“拿什么换”?刘中国说:“我们可以用船到河里多捞点木头和他换干柴火”这个办法大家都说好,一致通过了。

  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我们还是一起去为好。就这样我们三人乘坐橡皮舟来到了大堤上找老百姓商量,开始老百姓不同意,你捞的湿柴火什么时候能干,等干了这水也退了我们就有的是柴火了,后来我们说给他捞点好木料才同意。这次进河道和以前不一样,以前是为了工作、这次是为了热水。

  这茫茫的水面不时的有从上游冲下来的木头,可是船也不能在这河中间等着,捞了一个再等下一个船就得被大水冲跑了。我们选好了一个地点,那就是小树林,上游漂下来的东西被小树林一拦一定有很多木料。我们看好了水流的速度,来到了上游斜着划就来到了小树林。这里的东西可真多什么都有,什么家具了、木料了、有崭新的气垫、有大酱缸还有大塑料盆、大桶等等,总之凡是能在水上漂着的东西什么都有。我们来是为了木料其余的我们什么也没有拿,我们在橡皮舟里放了一些不太大的木方子,又粗又长的圆木我们只好用绳子把它栓在了船的两边。就这样我们的橡皮舟装的满满的,象木排一样逆流往回划。这回可真的不容易你就是使足了劲地划,也不能把船停在水中,还是要往下游漂。怎么办?我们还是采取了老办法把船划到电话线那,用消防钩来定位,再慢慢的划向岸边。我们三人用了两个小时,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船划到了岸边。

老百姓看到了我们满载而归,送来了这么多的木料非常高兴,热水早就烧好了。我们拿到了一盆热水,由于没有别的容器泡方便面只能用这铝盆装热水,现在我们就想早一点回去泡方便面,在大堤上的老百姓都想借我们的船想去发点小财,可是我们不能借,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再说我们还没有吃饭呢。我们弃岸登舟来到了我们的大罐孤岛,这时候的热水已经不太热了只能多泡一会了。虽然是温水泡面我们也觉得非常好吃,总算是吃上一顿热乎的了方便面了。

  撤离的日子到了,由于接到了上级指示,目前我们这的大水不会马上消退,油井已经全部关停,不需要留守,马上撤离。有快艇在大桥上接我们,要求我们乘坐橡皮舟到大桥集合。接到通知后我们心情非常高兴,总算是离开这个地方了,并把随身携带的物品放入橡皮舟,我们就弃岛登船,带着完成任务的喜悦,把船划的飞快驶离了我们坚守三天三夜的“孤岛”。

  因为浑河开了口子是在辽中县境内,把我们上下班的几条道路全部给淹了,我们只能乘船到黄腊坨大桥再上岸回厂。我们这回乘坐的是浅海油田来茨采支援抗洪的大型橡皮艇,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同坐一条船。由于是逆流航行,船的速度很慢,正是中午时分,天很热,我们就倒在了船上正好休息一下。起初我们还不时的睁开眼睛看看这滔滔的河水,看看这使劲向前看的大橡皮艇,看着河水快速的在我们船边流过,心想一会我们就到家了。时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过去了,我心里在想只有二十公里的路程怎么还不到呢?该到了呀…。大家都懒洋洋的谁也不想动、谁也没有问。这时有个人眼尖说:“那树林里的大罐在我睡觉前就看到了怎么还在这里呀?是不是我们这船没有走啊”?这时我们大家都睁开了眼睛看,果不其然船虽然在河道中间开的很快,但是和河水的流速一样快正负抵消了,两个小时过去了船还在原地不动。开船的驾驶员也不好意思的找借口说:“河道两边有庄稼地容易绞螺旋桨,等我加满了油我们从边上走,”这回大家都精神了。真就象驾驶员说的一样,不一会螺旋桨就被玉米叶缠上了,由于玉米地都叫大水给淹没了,也看不见哪是河道哪是玉米地了,就这样跑跑停停、水路我们才走了一半就没油了。怎么办?等着吧!

  这可真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船没油了不开了,顺着水流往下冲,大家正在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正好从上游来了一条小快艇,大家一看高兴极了,原来是厂里防汛的船。我们从他那里要来了两桶柴油,二十公里的路途总共跑了5个半小时才终于来到了黄腊坨大桥,我们又转乘大客车才回到了采油厂。
返回列表
上一条:水中三日
下一条:知青不醒的梦
主办单位:辽宁知青产业集团共和国知青网总编室
技术支持:盘古网络 [定制网站]
政府备案:统一社会信用代码:51210000699448270D 辽ICP备09002678号
法律顾问:辽宁省铭星律师事务所
商标权号:共和国知青国家商标号ZC9484771SL

联系方式

网站网址: 英文域名:www.gongheguozhiqing.cn
      中文域名:共和国知青网
网站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金山路91-19号8门(辽宁省知青文化研究会沈阳总部)
怀智博客: http:/blog.shna.com.cn/u/1781260413
电子邮箱: ghgzq2011@126.com
网站邮编: 110015
网站电话: 086-024-24860077;
网站传真: 086-024-24860077;
网站站长: 于立波 13840036888
副 站 长: 陈思宏 13889260142
网 管 员: 陈思宏 13889260142 ;网 管 员: 李文玉 13080850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