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共和国知青网  共和国知青网论坛http://gongheguozhiqing.haotui.com
知青文学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青文学 > 散文

水中三日

2018-11-19

  1995年7月底浑河大坝先后冲出了几个大口子,瞬间两岸都变成了泽国。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在一般情况下,大坝只要一边开了口子,水位就会下降,另一边就安全了。可是1995年浑河的大水就没有了这样幸运,土台子大坝首先开了口子以后,虽然浑河水位暂时下降了一些,可没过多久水位又开始回升了。就这样,在茨榆坨油田这一亩三分地上,就先后开了土台子、妈妈街、青隆台的沙岭房子、和佟二堡4个口子。茨榆坨采油厂所管辖的油井,除了四方台和八音台以外,几乎全部被水给淹掉了。就是这些仅存的几十口油井,阿基本上是依靠汽车拉运,没过多久由于罐满、联合站被水淹、道路不通等原因也被迫关了井。

  (一)为泻洪 黄腊坨炸引桥

  1995年7月下旬,那是浑河开口子的前夜,浑河管理部门为洪峰的到来做了很多准备工作,首先清除水道上一切阻挡水流的障碍物,有浮桥、钢丝绳索、还有各桥的扶手拦杆。尽管这样水流还是不畅,最大的阻流部位就是黄腊坨大桥。虽然黄腊坨大桥也是近几年才建成,使用没有几年,比起以前的老桥要宽了很多,但是,在这一次特大洪峰的面前,还是显得力不从心。大桥的两边形成了水位差,上游的水位已接近桥面,而桥的下游有一米多的水位差。还由于上游冲下来很多漂浮物,有整个房子的三角屋顶、有柴草垛、门板、木床、有一根根的木料、还有各种大小不一的桶和液化气罐等物,堵塞了大桥的孔道,造成了流水不畅。这时大桥摇晃的很厉害,水位还在上涨,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桥就要垮塌了似的。目前这只是第一次洪峰,3000立方米/秒就已经这个样子了,预计最大的洪峰很有可能达到8000立方米/秒,如果真的到来,这大桥是肯定保不住了。

  视察水情的人员把这个情况汇报到省防汛办,省里了解到情况以后认为:就是把这桥炸了也解决不了问题,更大的洪峰还在后面。炸引桥要扩大排洪量才是上策,这样既能保住大桥还能保证流量。随即,由省防汛办安排,由沈阳部队派出工兵负责炸黄腊坨大桥引桥的任务。黄腊坨大桥两边有几百米长的引桥,负责炸引桥的工兵,首先在引桥的柏油公路中央钻了6个洞,放了很多炸药,引暴后只在柏油公路上炸出了几一个坑,引桥纹丝没动,工兵炸引桥没有成功。

  由于引桥没有炸出豁口,上游的水位还在猛涨,这可急坏了省防汛办,看来炸是不行了,只有扒出个豁口了。省防汛办指示:要求茨采立即组织力量,在引桥上扒出泄洪豁口。厂领导随即安排抓沟机开赴黄腊坨大桥。采用抓沟机扒口子的方法,这要比人快的多。抓沟机用不多时就扒出了一个口子,虽然过水不多、流量也不大,可是这口子是越冲越大,最后形成了几十米长的大豁口,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二)水泥房顶扎营 深夜搬家

  1995年7月30日洪水冲垮了大坝,龙十二站也变成了水乡泽国。站长陈春生和大班刘青茂,为了看护油井在龙十二站也同样坚守了三天三夜。他们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呢?

  在大水到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得到了通知,早把其他人撤回了采油厂,只剩下站长陈春生和大班刘青茂两个人在处理善后。油井该关的已经关了,该扫的管线已经扫完了。他们把事先准备好的矿泉水、方便面、还有大米以及锅碗瓢盆油盐浆醋以及炉灶都搬到了水泥房顶,还穿好了救生衣,又把橡皮舟充足了气,栓在水泥房的旁边,还准备了一些留着晚上睡觉用的毛毡、棉门帘子也放到了水泥房顶。

  他们预计的很好,大水如果过坝有可能只有2米深,差不多快和我们花板墙一样高,上不了水泥房顶。正当他们准备就绪的时候,来了几个老百姓说:“站长你看大水就要来了,我这种了十来亩地的西瓜,恐怕要冲走了,你行行好让我把这些西瓜放到你们站的院子里,上水也冲不走,你们随便吃你看怎么样?”陈春生平时和他们也很熟,到了这个时候能帮助老百姓保住点西瓜也是好事情,于是就同意了。这老百姓千恩万谢后,拉来了两大堆的西瓜放到了院子里。

  他们俩思前想后,这水一泡西瓜就不好吃了,还不如现在我们先挑几个放到水泥房顶上去,想啥时候吃就啥时候吃。于是他们俩就在这大堆里你也挑我也选。这个季节正是西瓜成熟的时候,个个都好。他们两个人挑出了一大堆的西瓜,由于太多了房顶也放不下,还有值班房的房顶是有弧度的不能放西瓜,他们只好把西瓜放在墙头上,摆的一排一排的变成了西瓜墙。

  他们刚刚忙活完了西瓜,就发现由北向东南西成放射状的水流,无声无息大量的涌进了院子,水涨的特别快,一会就淹没了周边的稻田、淹没了院子里的西瓜。等他们俩缓过神不好大坝开口子了,他们急忙爬上了房顶。这时候就见水在无声无息的吞噬着一切。水是从东北方向过来的,就在距离龙十二站不到500米的地方大坝开了口子。虽然听不见也看不见那滔天的洪水声,但是看到了眼前这水的流速就知道,这口子开的还不小。只一会的工夫院子里的西瓜就都打着转漂起来了,西瓜为什么打转呢?原来这龙十二站东边是一长溜的房子,是2个计量间还有值班室配水间,是它们阻挡了水流,水只能从站的东北角进入十二站,又因为水流很急在龙十二站的院子里形成了旋涡,就这样院子里的西瓜才打转的。他们俩手指着墙头的西瓜在庆幸,还是我们有先见之明吧,要不这西瓜还不全被水给泡了。

  当龙十二站的洪水已经齐腰深的时候,传来了电台的呼叫声:“龙十二站!龙十二站!沙岭房子大坝开口子,你们要多加注意,不行的话你们就坐橡皮舟赶紧撤离。”这时陈春生拿起对讲机回话说:“我们这水已经齐腰深了,一切都很好,我们这没有事,我们不撤,人在阵地在”。后来领导又催促了几次,他们还是要求坚守在龙十二站不肯撤离。

  上涨的洪水,在接近天黑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流速,洪水慢慢的淹没了苞米、淹没了花板墙,墙头上的西瓜眼看着就要漂走了,他们俩着急呀!赶紧划着橡皮舟到四处墙头去抢救西瓜,运了一部分到水泥房顶。这时他们就发现了几条大鱼在院子里游弋,每条都有五、六斤重,哈、哈还是抓鱼吧晚上还可以吃一顿呢。他们找来消防用的钩镰枪就在院子里开始抓鱼。由刘青茂负责划船,由陈春生负责拿钩镰枪扎鱼,这鱼还真狡猾,专门往院子里漂着的西瓜底上钻。在扎坏了几个西瓜之后还真扎上来2条大鱼,吓的其它鱼也不知了去向。

  忙活了大半天又累又饿,想起晚上有鱼吃还是很高兴。他们在水泥房顶支好了炉灶,仔细一看才发现还没有气源呢!这怎么做饭呀?瞧瞧这房顶上还真没有什么可烧的。以后也不能天天吃方便面喝矿泉水呀,还是得把天然气接上。刘青茂说:“我下水去把气管线拽上来”,说着就要下水。陈春生说:“你不行,原来那条气管线不够长,得到库房找一条长的管线换上,库房里的东西我知道放在那了”,说完穿着游泳裤衩一个猛子就扎下了水。这儿时天也快黑了,水又很混浊,睁开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全靠用手去摸。一会的工夫他就递上来一条气管线说:“你把这个插上接好,我下去开闸门。”就这样他们给房顶送上了天然气,晚上他们俩炖了一条红烧鱼、闷的大米饭。吃个那个香就别提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谁家的柴火垛漂到了站边上,靠着龙十二站的墙搁浅不走了。上面有很多老鼠、猪、鸡、鸭、蛇它们和平共处很似有趣。有心想去抓来吃把,怕蛇不同意,还是算了吧。现在水位离水泥房顶还有20公分高了,只要今晚洪水不再涨了,我们这个小孤岛就算保住了。

  他们闲暇无事,就躺在铺有很厚毛毡和门帘子的房顶上看天,如果没有蚊子的叮咬,那可算是一个很惬意的事情。在不知不觉中他们进入了梦香。

  到了午夜时分,刘青茂觉得身子底下发凉一摸是水就说:“不好啦,水上来了”,他一轱辘爬起来,在一看陈春生还在呼噜、呼噜的睡大觉,睡的这个香。快起来!快起来!再不起来就把你冲走了。陈春生闭着眼睛在说:“什么事啊让我在睡一会”,话音刚落就觉得不对劲,睁开了眼睛一看,自己躺在水里睡觉呢。啊!这水什么时候上来的?刘青茂说:“我也不知道啊!我这不也睡着了么,我觉得凉就醒了开始叫你。”

  他们俩借着月光往周边一看,可了不得了,原来放在房顶的大米、锅碗、瓢盆全都被水冲走了,原来放在房顶还有几个西瓜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被水冲走了。还好剩下2箱矿泉水还在,上边放的2箱方便面也在,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啊。

  他们站在一尺深的水里商量着,没有什么可说的深夜也得搬家呀,看来只好到计量间房顶去安家了,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好搬的了,连手电桶也泡汤,只能借着月光把剩下的东西,用橡皮舟运往计量间的房顶,被水泡过的毛毡明天晒一晒,搬过去还要用、、、。

  由于计量间房顶是个慢弧型的安全岛,上边爬满了小动物,什么蜘蛛、螳螂、蚂蚱、蝴蝶、蜻蜓还有各种甲克虫老鼠等等,落的满房顶都是,看了都麻人。没有办法就得把它们往水里赶,别的还好说,就是这老鼠不想下水,你到这边它就到那边,下半夜还有露水,搞的他们俩浑身湿漉漉的,就这样他们折腾到了天亮。

  天亮了,他们站在房顶察看着各个抽油机井的情况,抽油机也只能看到游梁,其余部分都淹在水下了,当他们巡视院子的时候发现,不知道是谁家的酱缸漂进站里来了,上面还蒙着一层布。他们俩划着橡皮舟靠了过去,打开一看里面还有半缸大酱呢!这可不能让它跑了,够我们站吃一年的,咱得把它栓住。于是他们找来了长长的绳子,把它系在分离器梯子上。这是发大水后他们拣的第一根稻草。

  在水退以后,他们又拣到了第二根稻草。那就是要复产的时候,在大家第一次回站准备清污时,发现院子里有一头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误进了院子跑不出去了。后来送给了当地的老百姓。他们俩也在三天之后乘船返回了采油厂。

  (三)绕路去小北河 水中捞电机

  由于水淹已成定局,下一步厂里考虑的是:水退以后如何复产的问题。由于各井的电动机,有的高架、有的已经拉到各个采油站存放,也都没有逃过洪水的侵泡。厂里当即决定回收电机,先期进行烘干处理,为了水退以后能及时复产做准备。由于去小北河的道路已经被水淹了,只有绕行走高速公路才能到达小北河。

  由于我们都曾经在水中度过了三天三夜,对那里的水情比较了解,电机放到哪了只有我们才知道。尽管我们才休整了几天,因为我们是最佳人选谁也劝不住,就这样我们又在全队中,选出10名水性最好的一起带着吊车、卡车、轿货车,带着橡皮舟、手动葫芦还有三脚架就出发了。我们从沈阳上高速公路,走到辽阳灯塔下了高速公路直奔小北河,在经过背水塘大桥的时候车就开不了了,公路上的水有2米多深,周遍的老百姓的房子也只能看到房尖,房子的其余部分都在水下。我们只好下了车,把橡皮舟卸小来,在背水塘大桥乘坐橡皮舟下水,这儿离龙十二站还有4公里的路程,我们乘坐橡皮舟尽量走直线,绕过房尖就行,我们的橡皮舟在老百姓家的院墙上使过,一点挂碰都没有畅通无阻。原来这里密集的村庄,现在只看到星星点点的房尖,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了维尼斯水乡了呢。

  龙十二站这里是一片水乡泽国,一切道路没有了、老百姓种的苞米也不见了踪影,这里平均水深3.5米,好在我们有龙十二站的大烟囱、大罐做标识,才找到了龙十二站。龙十二站的院墙看不到了,值班房和计量间,也只剩了个弧形房顶暴露在水面,水泥库房也已经沉入到了水底,原来我们存放在龙十二站的电机,就放在水泥库房的旁边。

  我们先后有2个人下水去探摸电机后,确定了位置,然后就就卸下三脚架支在了水里,这时才发现我们带来4、5米高的三脚架还是不够长,架顶露出水面只有一米多高,下面还要挂手动葫芦、电机绳套、还有电机,能把电机吊出水面吗?事已至此,也只有试试看吧。我们把手动葫芦的吊钩放到最长,有人潜入水下想把吊钩直接插入电机的吊环,这样就可以缩短距离,可是吊环的孔太小吊钩进不去。后来我们就想,把吊钩和吊环用8#线捆到一起也长不了几公分。这回我们采用了两个人同时下水操作,这水非常混浊在水下根本睁不开眼睛,即便是睁开了眼睛,在水下也只能看到一尺来远,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他们只能靠摸着进行下水操作。一个负责把扶定位,一个负责用8#线捆扎,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只见他们从水下冒上来的气泡,也不见他们上来换一口气,我在掐着时间,快接近1分钟的时候,他们俩同时浮到了水面喘着粗气说:“栓好了”。只见负责拉手动葫芦的人开始快速起吊,哗、、、哗、、、哗、、、时间不大就见到久违的电机了,当手动葫芦拉不动了,电机已经升到最高处时,大家都傻眼了。电机底部刚刚离开水面10公分,可我们橡皮舟边缘的气囊要高出水面近半米,这样我们的橡皮舟就无法划入电机的底部,这可怎么办呢?有的人还自不量力的去压气囊,想把它压的低一点,根本无济于事。也有人在出主意把气放掉一点,把船推到电机底下然后再打气,采用这个方法虽好,可是我们兴师动众的也不能就拉这一台电机呀!我们这里一共有三台电机,如果再吊其它电机时还能放气了么?这个方法不妥。

  这时,由东北方向大坝豁口子处,驶过来一艘玻璃钢快艇,这是厂里防汛指挥部来视察工作的,看到我们这里工作好艰难,也帮不上什么忙,他的船帮更高,有一米多更谈不上拉电机了。不过也还是有一点用处,走的时候能给我们拉上几个人走啊。

  后来在我的提议下:“卸掉橡皮舟后面的支撑板和推进器,把橡皮舟推到电机底部”。我们在船底又放了几条扁担垫在电机下面,怕电机太重把船压坏了,这样第一台电机总算是上了船,就这样我们把第二台、第三台电机也都弄上了船以后,又把橡皮舟后面的支撑板在次安装好,推进器是不能在装了,只能靠快艇托着走了。

  一台电机重有365公斤,三台就是1吨多重。我们不知道这橡皮舟的载荷和限重,只知道它已经过载了,边缘气囊有很大一部分已经压到了水下,这时船仓已经进了水,它晃晃悠悠摇摇欲坠的样子,好象随时要翻掉似的。只有高高翘起的船头和船尾,证明它还漂浮在水上。

  人们陆续上了快艇,只有霍忠伟滞留在橡皮舟上不肯过来,他看到晃晃悠悠的橡皮舟很不放心,就想留在橡皮舟上扶着电机,当时我很严厉的说:“你没看到这晃晃悠悠的吗?快过来”。他说:“这儿有点偏重我在这找平衡”。我说:“不行、不行客货不能混装,你赶紧上快艇”。就这样他很不情愿地上了快艇。

  装了三台电机的橡皮舟吃水很深,不能再从龙十二站的院墙上通过了,只能走大门口了。一片汪洋的景象,大门口在那呢?我们只能根据漏出水面房顶的位置来判断大门的位置。可这大门是开是关也不知道,还要下水去探摸才行,这时已经有人潜下水去看了。一会的工夫那人就浮上水面大声的喊:“这门都是关着的,我一个人推不动在来几个人”。话声刚落就看到扑嗵、、、扑嗵下去好几个小伙子,他们同时潜入水下去开门。不一会的工夫他们漏出了水面说:“好了”可以过船了。

  由于橡皮舟没有动力,要依靠快艇来拖,而快艇吃水也很深,它必须从大门倒着开进来,还要拐个90度的角才能把船拖出去。由于十二站的院子很窄,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算把橡皮舟拖了出来。所有人都上了快艇船,大家就象完成了一项浩大的工程一样高兴。

  (四)船快弯急 电机翻入水中

  我们是早上出来开始打捞电机的,到现在已经是下午3点了,大家中午也没有吃饭,又干了一天的活,肚里都空落落的,尽管是饿大家看到这活完成的怎么漂亮,也都面有喜色,都想着快点回家的事情,没有心思去想别的。

  这快艇的马力真大,它拖着橡皮舟就象玩似的,船开的很快,船下的水瞬时间就在我们身边掠过。大家劳累了半天都有些累了,每个人都光着膀子、穿着游泳裤衩横七竖八的坐在船上。还有人在用手指点着告诉开船的操作手:哪儿是我们的矿渣路,哪儿是苞米地,注意这水下别让苞米叶子把船的推进器缠上。一句话提醒了梦中人,操作手觉得我们应该走矿渣路比较安全,于是他就拐了一个弯,调整了船头向矿渣路方向驶去。由于我们刚驶出龙十二站有一公里路程,一切都很顺利,大家谁也没有注意拖在后面的橡皮舟有什么异常。当发现船比刚才快了的时候,大家还很兴奋的东张西望的看着风景,还以为开船的操作手在加油呢。

  这时有人就喊:“电机,电机没有了”,他的一声高喊,吓了我们一跳,啊!电机没有了?大家同时举目回头看,可不没有了吗。在我们后面拖着一个空空如也的橡皮舟,橡皮舟上的电机早就没影了,快艇载着我们十几个人和一个空橡皮舟,难怪跑的这么快。大家忙活了一天白忙活了,咳!

  我们只好调转船头回去找,在茫茫的水面上根本就看不到电机的影子,它一定是落水了,在什么地方掉的呢?谁也说不清楚。我们只好按原路返回,大家都伸长了脖子、扒着船帮往水中观看,明知到这儿的水深有3米多,就是电机在水下也是看不到的可还是在看。笑声没有了,喧闹声也没有了,就连说话的都没了,有的只是一片沉寂。就在大家焦虑万分的时候,有人眼尖,发现前面百米远的水上漂着一条扁担。等我们驶到近前捞起扁担一看,这正是我们垫在电机底下的扁担,为什么能认出是我们的扁担?我们的扁担都是新的,而老百姓的扁担都磨的油黑铮亮不一样,这上面还有电机压的痕迹呢。大家一致认同电机可能就在附近,于是我们就开着快艇以扁担为圆心,在水上兜着圈的转了几圈。这时有人就提议说:下水去探探吧?这样转也不是个事啊。我说:在阔大一点面积找一找在说。果然在我们阔大搜索面积以后发现了蛛丝马迹。原来在我们捆绑的电机上,有一条很长的绳子漂向水面,虽然它离水面还有一尺多的距离,在混浊的水中也没有逃过我们的眼睛。哈!哈!找到了,找到了,有几个人先后跳下了水,他们顺着绳子往下摸去,一会的工夫就浮上来,刚一露头就喊:“在这儿呢、在这儿呢,三台都在这儿呢”。

  电机是找到了,可大家还是高兴不起来,这么繁重的工作还要从头再来,怎么能高兴的起来。还有这水有多深,三脚架够长吗?我们还不知道。这时我在问:这儿水有几米深?话音刚落就有两个正在踩水的立刻高举双手沉了下去没有了影子,一会的工夫两人又浮上水面踩着水说:还行!和站上一样深,三脚架差不多够长。

  就这样我们用绳索把船和电机进行了定位,防止水把我们的船漂走。现在要重打鼓另开张,又要重复我们的打捞作业了。这又能怪谁呢?都怪我们不懂它的载荷、都怪我们乐极生悲?一切都没有用,好在我刚才一在坚持人货不能混装,船上没有人,要是有人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霍忠伟这时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吓的有点后怕,走过来很激动对我说:“尹队长你真英明,这我要是在船上还不砸电机底下啦、、、。”

  (五)潜水捞电机 身上抹泥 为哪般

  不知道是鬼使神差还是什么原因,三脚架竟放在了快艇上,也许是橡皮舟过载的原故吧,这就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要不然、、、。我的水性一般,我蹩足了一口气,潜下去摸了摸电机的位置,都是横躺竖卧的,搬也搬不动,好在电机的吊环都没有扎到泥里,我浮出了水面在大喘着粗气,这时大家都说:你上去吧,这里有我们呢用不着你,你上去指挥就行了。我一想也好总得有个人指挥呀,要不人多瞎忙活还不乱了套了,我的水性也不如他们的好,心想这活就让这些小氓子们干吧,于是我就借引子爬上了橡皮舟。

  这时已经是立秋的天气了,太阳已经偏西,又是个阴天,早晚的天气都很凉,大家在水里泡着还不觉得太冷,当我出了水面上了船才觉得有点凉,便想起一件事情就对大家说:“我这有两瓶老龙口,谁冷就过来喝点”。大家听说有酒喝就纷纷游过来,大家有的踩着水、有的手扒着船帮,你一口我一口传着酒瓶。这是我临来的时候从厂里带来的。

  由于站在船上看他们在水里喝酒是很有意思的,有人着急怕酒不够喝,抢过来咚咚咚喝了一大口还呛着了,喷的可哪儿都是,大家取笑地说他:“你没喝过酒啊?太浪费了吧、、、”。在我低头看时才发现我满身都是原油,潜下去一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蹭的,我四处张望想找点什么东西擦一下,可这船上什么也没有。这时就想到了平时我用泥土除油的方法,我就告诉在水里的人,下去给我捞点泥上来,不一会我就把这泥涂满了全身,油也擦掉了。由于要洗掉泥巴还得往身上浇凉水,好不容易才刚刚暖和过来点,就不愿意马上下水去洗它,还是等干完了活再说吧。

  虞志文是新来的大学生,身体比较瘦弱,他也在水里帮着忙活了大半天,当他踩水踩不动了,就扒着船帮过来休息一会。我对着大家说:这下面的人太多了,我们分两拨,上来几个歇一会,一会在换他们。就这样虞志文就如卸重负一样马上和几个人爬上了橡皮舟,一天没有吃饭的他,现在是又饿、又冷,冻的直打哆嗦。虞志文看见我满身是泥巴,还精神饱满的在指挥着捞电机,他想到抹上泥巴就不冷了吧,一定是这泥巴起到了保温作用。就问我:尹队长,“你抹上泥巴能暖和点吧?”。当时我正在忙着,不加思索就回答了“是”。虞志文和刚上船的几个人,马上如获至宝都扑通、扑通跳到了水里,身子一翻扎个猛子,下去捞泥巴去了。不一会的工夫,就看到我们船上这几个全是泥人了。过了一会虞志文还是冷的上牙打下牙,冻的直打哆嗦。他就哆哆嗦嗦问我:“尹、队长,抹、上、泥巴、也、没、暖和呀?”,这时我才注意,在船的几个全是泥人,比我抹的还多、还厚呢,当时我就哈哈大笑的说:“我抹泥巴是身上有了原油,我这是泥巴除油法,你以为我这是保暖衬衣呀?”哈!哈!哈!这时虞志文噘着嘴说:“队长在骗我们!”。在场的人全都乐了,他也乐的很开心。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欢笑中,又把三台电机重新打捞上了橡皮舟。我们乘坐着快艇,后面拖着橡皮舟,迎着夕阳向背水塘大桥驶去。
返回列表
上一条:抱歉,暂无数据
下一条:水中三日一
主办单位:辽宁知青产业集团共和国知青网总编室
技术支持:盘古网络 [定制网站]
政府备案:统一社会信用代码:51210000699448270D 辽ICP备09002678号
法律顾问:辽宁省铭星律师事务所
商标权号:共和国知青国家商标号ZC9484771SL

联系方式

网站网址: 英文域名:www.gongheguozhiqing.cn
      中文域名:共和国知青网
网站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金山路91-19号8门(辽宁省知青文化研究会沈阳总部)
怀智博客: http:/blog.shna.com.cn/u/1781260413
电子邮箱: ghgzq2011@126.com
网站邮编: 110015
网站电话: 086-024-24860077;
网站传真: 086-024-24860077;
网站站长: 于立波 13840036888
副 站 长: 陈思宏 13889260142
网 管 员: 陈思宏 13889260142 ;网 管 员: 李文玉 13080850943